<sup id="s5cje0"></sup>
        <font id="pubnss"><strong id="pubnss"></strong><em id="pubnss"></em><address id="pubnss"></address></font><ins id="pubnss"><noscript id="pubnss"></noscript><del id="pubnss"></del><tr id="pubnss"></tr><label id="pubnss"></label><ul id="pubnss"></ul></ins><span id="pubnss"><dd id="pubnss"></dd><strike id="pubnss"></strike><dt id="pubnss"></dt><dfn id="pubnss"></dfn><tt id="pubnss"></tt></span><table id="pubnss"><label id="pubnss"></label><font id="pubnss"></font></table><ins id="pubnss"><i id="pubnss"></i><dfn id="pubnss"></dfn><address id="pubnss"></address></ins>
        • <code id="3fgg55"></code><strong id="3fgg55"></strong><kbd id="3fgg55"></kbd><thead id="3fgg55"></thead>
          <q id="3fgg55"></q><tfoot id="3fgg55"></tfoot><li id="3fgg55"></li>
        • <ol id="3fgg55"></o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385a66"></dl><i id="385a66"></i><acronym id="385a66"></acronym><address id="385a66"></address><sup id="385a66"></su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好玩的數字遊戲-西湖美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幸去杭州,正趕上江南的雨季,陰雨綿綿。“水光潋滟晴方好,山色空蒙雨亦奇。”這兩句詩提起了好玩的數字遊戲的興趣,竟決意去冒雨遊西湖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雨天泛舟,我欣賞了出奇的山色,雨中的山色,其美妙完全在若有若無之中。如果說它有,它隨著浮動的輕紗一般的雲彩,明明已經化作蒸騰的霧氣;如果說它無,它在雲霧阖之間露出容顔,倍覺親切。中國畫裏有一種激發叫米點點水,用飽墨揮灑大大小小的點子,或疏或密,或濃或淡,用來表現山色空蒙的景色。要傳神地描繪出眼前這幅景致,非米點技法不可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時細雨霏霏,水天一色。船兒到了三潭印月,我們棄舟登岸。正是紅瘦綠肥的暮春時節,但是西湖的花卉四時不斷。我們走過曲折的石橋,橋下的睡蓮沉睡未醒。杜鵑正盛開,白的如棉如雪,紅的如火如荼,一叢叢點綴在綠樹翠竹之間。杜鵑花生長在水邊,很像蘭花,但不像蘭花那樣嬌氣、繁茂、茁壯。醉人的香氣撲面而來,很難分清是哪一種花的香氣,連那綠茸茸的細草,那碧瑩瑩的苔藓,似乎也在散發出清香。三潭在湖的中心,從這裏舉目遠眺,南北雙峰乙裹在雲層裏,看不清了。柳浪和花港隱沒在濃綠裏,偶爾露出影子似的飛檐。南屏山下閃爍著點點金色,這是淨慈寺的琉璃瓦。所有的這一切都披上了細雨的網。雨絲時疏時密,景色因而瞬息變化,但見諸文字,自然無法捕捉其空靈的意境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細細想來,若論水,西湖不及太湖,不及洱海;若論山,雙峰不及雁蕩,理會不及黃山。爲什麽西湖的聲名尤高,吸引著更多的遊人?是因爲湖山掩映,相得益彰麽?是因爲陰晴明晦,湖山的變化無窮麽?後來遊嶽廟,我才想通了這個問題。從建築藝術上著眼,嶽廟並無特色;從造型藝術上看,嶽飛的塑像更是不倫不類。但是這裏的遊人四時不斷,很清楚,有誰到西湖來不瞻仰嶽廟嗎?如果僅有西湖山秀水美,而沒有白居易、蘇轼、嶽飛、于謙、張蒼水、秋水這些偉大詩人、文學家和民族英雄,沒有傳爲佳話的白娘子和蘇小妹,那麽可以設想,遊人的興味是不會這麽濃厚的。在這裏,自言與人的創造,融爲一體,相得益彰,自然的美,倫理的美,綜合爲美的極致。西湖之美,就在于此啊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盤古開天辟地,日月星辰鬥移,人類創造了許多的文明。譬如,中國上下五千年的傳奇神話,還有永遠神秘而輝煌的金字塔……這些就像遼闊天空上的一顆顆閃閃發光的星晨,璀璨奪目。那逝去的文化曆史就像一江春水緩緩地向東流去,流過時間的水庫,滋潤著人們幹涸的心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憶起古代的祖先們,他們用動物骨頭磨成長棒,然後把草繩串在一起,制成了早期的衣服,開創了衣服制品的先驅。現在在博物館裏看到的骨頭棒子,就是以前制衣服的工具。雖然人們看不到以前古代人穿的衣服是怎樣的,但是現代人卻從前人的經驗中得到啓發,有了現在鮮豔華麗,款式多樣的衣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古代中國人發明的“神火飛鴉”,被當代人利用,更進一步發明了打開中國大門的槍彈火炮。現在科學家們又更進一步發明了先進的軍事武器、科學研究的高科技工具等。是古代的發明的啓示,才有現在這麽多的科技工具。是前人的經驗造就人類文明的更進一步發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有的人類文明都是從前人的經驗和成就中進一步發展而來的。沒有泉水的根源,就沒有百川的彙成;沒有前人的努力,就沒有後人的輝煌;沒有時代的需求,就沒有進步的動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隨著時代的不同,世界文明在進步,生活環境在變化。而唯一沒有變的,就是人們道德精神的傳承。它就像一顆古老的大樹在微風中站立,在夕暮中作著冗長的低語,而將千百年的過去深深地埋在人們的心裏,永遠地根深蒂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還記得我們祖國偉大的英雄們——解放軍嗎?他們的犧牲換來了如此多嬌的江山,他們的熱血灑遍了中國大地,染紅了母親河——黃河,挽救了中國的子民,他們高尚的品質,爲國爲民的精神,震撼著好玩的數字遊戲們每個人的心靈。他們一代一代地傳承下去。而在洪戰輝的身上,解放軍的精神得到了更好的闡釋。洪戰輝,即使在貧困的家庭環境之下,他都對撿來的妹妹,一個與他毫無血緣關系的女孩,不離不棄。不管多麽辛苦,他都用自己的手撐起來。難道這不是解放軍的進一步的發展嗎?還有叢飛,即使他們都離開了這個世界,他們的感人事迹,就像微風中的笛聲,在空氣中慢慢地傳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史爲鑒,可以知得失;回溯過去,可以得到更多的啓示,更多的進步。讓一江春水流得更遠,洗去人們煩躁的雜念,敲響人們的心靈,讓那些逝去的曆史感動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25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30 2001